中央有口難言

我在121<<各做其所需,抗爭無可避免>>一文認為,中央此刻不會祝福普選。原因有三:

 

1.     怕港人會選出一個與中央為敵的特首或立法會。

 

有普選就有機會選出一個與中央對抗的特首或立法會,問題是機會有多大,而機會是特定時空的產物。很明顯,中央心中認為香港在未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都存在很大的上述機會。

 

中央的憂慮是否杞人憂天?個人認為中央的憂慮有一定道理,最大道理在於香港市民的政治傾向。回歸前,由於歷史原因,大部份香港市民都仇共、抗共、恐共或排共,基本上不大願意回歸,祇是因為鄧小平的遠見,提出「一國兩制」的構想,香港市民才無可奈何地接受。回歸八年,儘管程度有所降低,大部份(超過六成)市民恐怕仍是身回歸而心未回歸,許多人在心態上依然是親西方而遠中國,依然不接受中國共產黨作為中國國家執政黨,依然缺乏較強的國家及民族意識,本土意識則依然強烈。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於十一月舉行了一個調查,訪問超過一千名市民,被問及香港應否獨立時,百分之二十二認為應該,其中近五成人認為,因為香港的政治、經濟及社會結構和大陸不同;被問及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時,百分之五十六受訪者回答自己兩者都是,不少人乾脆說自己是香港人。有怎樣的市民,就有怎樣的特首和立法會,大部份香港市民既然如此,如果短期內舉行普選,選出一個與中央為敵的特首和立法會,有甚麼出奇?!中央怕的其實不是反中央的特首或立法會,而是對中國有強烈離心的大部份香港市民。

 

2.     普選容易選出一個過份民粹而不為商界接受的特首或立法會。

 

中央素來十分看重香港的經濟作用,對商界(特別是大富豪、大財團)拉攏不遺餘力,而商界充份明白及利用了中央的倚重。過去十餘二十年,商界利用每一個機會去影響中央,使中央及香港特區政府的政經政策向他們的利益傾斜。

 

商界頭面人物絕大部份不肯參政,但卻想在政治問題上享有免費午餐,他們特別恐懼一人一票的普選會選出一個傾向基層利益而不再維護他們既得利益和權力的特首和立法會,他們因此成為反對普選最力的一群。

 

3.     香港的普選會對國內的政制造成衝擊。

 

為甚麼會造成衝擊,是怎樣的衝擊?在國內,無論是各省市的黨政領導人(省委書記、省長、市委書記及市長)還是黨和國家領導人(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及政協主席)此刻不是委任就是小圈子選舉選出來的,絕非一人一票。容許中國境內的香港普選,對中國各地會產生強烈示範作用!萬一全國各地都紛紛提出普選訴求,先不談喪失既得權力這個問題,中央恐怕頓時再無餘力處理千頭萬緒、錯綜複雜的軍國大事,特別是國家在穩定中求發展、反美日圍堵和反台獨。

 

以上三個原因都十分實在,但形格勢禁,中央卻講不出口。香港市民要爭取早日實現普選,與其搞對抗,不如想方設法消除中央的疑慮,水到自然渠成!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