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仁、大勇、大智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逝世。

 

趙紫陽是一個比較有爭議的人物。有人認為趙為人較圓滑,言下之意就是說他狡猾、有城府;熟知中共內情的某些人透露,在「倒胡」(胡者,另一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也,是趙紫陽的前任)一役中,是趙在背後向元老們煽風點火的;又有謂,趙在六四事件中,站在學生的一面,是出於黨內的權力鬥爭考慮。

 

國內的政治情況複雜,真相究竟怎樣,非我等局外人可以清晰了解。可能要數十年後,有關機密資料對外公開,事情才可有一個水落石出。

 

但我們知道,在89年六四事件中,趙紫陽主張學生的訴求應透過民主和法制來解決,反對動用軍隊鎮壓。當無力扭轉鄧小平軍事鎮壓的決定,趙寧願辭職也不肯執行這個決議,趙最終因此被貶黜。

 

我們知道,在鎮壓前數天,當趙仍未正式被黜,他來到了天安門廣場,慰問學生,慰問病弱,滿懷傷感地對學生說:「我來晚了!」

 

我們又知道,趙紫陽被黜後,一直被軟禁,但十五年來,他一直堅守自己的原則,拒絕認錯。

 

貴為中共最高 (盡管是名義上的) 領導人,明知反對大家長會被黜被辱,富貴榮華頓時成空,趙紫陽仍敢反對及不執行黨內決議,仍敢不顧一切隻身走到廣場,表態支持學生,不能不承認, 這是大勇、大仁!

 

十五年堅持原則,不肯認錯來交換自由和較好的待遇,不能不承認,這亦是大勇的表現!

 

吊詭的是,在六四事件中,站在趙紫陽對立面的鄧小平,同樣表現了大勇、大仁。敢於調動數十萬大軍入京,鐵腕地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不惜負上千古罵名及世俗所謂晚節不保,這是大勇!非一般人敢拍板的。鄧小平為甚麼要這樣做呢?據聞他認為,殺幾千人可換取二十年安定。如果他真的這樣說,姑不論他的推論是否正確,他的出發點在於仁。殺一小撮人以換取全國免於大動亂,免於死人無算,是大仁!婦人之仁的統治者一般慮不及此。

 

趙、鄧兩人在六四事件中,為國家人民,為原則,都表現了大勇大仁。兩人的目標相同,但手段迥異。而這個迥異,是因為兩人的認知和性格的不同。

 

在事件中,誰有大智?

 

要達成一致的定論很難,但個人較傾向鄧小平。天安門廣場聚集著數以十萬計的群眾 (不乏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之徒),公然抗爭中央數十日,情況十分險峻,隨時可觸發成全國性動亂,甚至兵變。用趙紫陽所提的安撫方案,無可避免會示人以弱,而這種示弱在此刻有可能導致兵敗如山倒,中共恐怕連江山也不保。我這個說法是否言過其甚?大家且看看90年蘇聯兵變中耶爾津領導群眾亂中奪權,91年羅馬尼亞大獨裁者西奧賽斯古在廣場群眾暴動中喪命及最近烏克蘭反對派領袖尤先科利用群眾反敗為勝,便知群眾聚集而被人利用的利害。

 

老練如鄧小平,要調動數十萬大軍,出動重型武器,如臨大敵般重重包圍北京,一定有不為普通人知的內裏因由。再者,以鄧小平為首的當權派認定「穩定壓倒一切」,有穩定局勢才可有效地弄好經濟建設,六四以還,迄今不覺15年,國內當真經歷了百年來僅見的安定和高速經濟發展,使國家的綜合國力空前強大。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從這個角度去看,鄧小平的處理方式似乎証明有預見性。   

 

對中央當權派當時的軍事鎮壓,我可以理解諒解,但總覺得無需使用槍炮血流成河地鎮壓,使用棍棒水炮等低度武力去驅散廣場上聚集的學生和群眾足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