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牛彈琴 (1)

閱虬髯客先生《何不食肉糜》一文,還只覺虬先生思路不清、煽情無理,文章邏輯多有不通,動輒亂扣帽子,讀畢他新作《獅虎心》(見附文),更覺其人粗野可鄙。

 

《獅虎心》道:「作為中記的大股東,他沒有理由倒自己的米而向美記獻計,相信王獅虎是念念不忘重返中記而出此計謀」,「從來只是有利益的人才會獻策」。虬先生等人分辨別人文章是評論還是獻策,所持的判斷圭臬是十分簡單的,就是純以撰文者所擁有的商業利益為唯一依歸。在他們眼中,由於我是中原大股東,我有關行內飛單、有薪低佣及無薪高佣的撰文就一定不可能是評論而是獻策;施永青不是美聯的股東,而是它的對手的主腦,他對美聯所言就一定不會是獻計,而只能是評論,甚至只是「假獻計,真恥笑真攻訐對手美記,另一方面,亦有可能引蛇出洞,迫美記加快中國業務的步伐,將中美的戰線拉長」;虬先生「在無利益動機下」,當然是說甚麼都只是評論,說他獻策自是「無聊的老屈手法」。

 

看來虬先生等人眼中只有一個「錢」字,完全不曉得除了錢,還有許多東西都足以影響一個人的觀點和取態的,這些東西對人許多時較金錢還來得重要,隨便舉幾個:名譽、社會責任、道義、道德、愛國心、民族感、愛情及親情。虬先生聽過「為國捐軀」嗎?「捨生取義」?「大義滅親」?「重義輕財」?「不自由,毋寧死!」?我雖不才,仍曉得將社會責任置於自己的商業利益之上,一涉及評論,我會盡力秉筆直書,腦中再無怡居、長安及中原;作為香港專業地產顧問商會會長時,我眼中只有行業的利益,個人商業利益得靠邊站,這是我做人的原則,是耶非耶,留待天下人評說。

 

先生最荒謬的地方就是將我的評論無限上綱為「替中、美虎狼大行獻計,討好虎狼」,「出賣了中小行的立場」,「認賊作父」,「成為業界工賊」。我如果要向中、美獻策,何需寫文章這般張揚、間接,暗中和中、美高層通一個電話就已經一了百了。

 

動輒亂扣帽子,以言入罪,不是扭曲事實是甚麼?許多中小行的老闆和管理人員都是我朋友,虬先生開口「獻計、討好大行」,閉口「出賣中小行」,巧言令色地意圖誘導中小行入信,這不是挑撥是甚麼?

 

先生口口聲聲謂自己「無利益動機」去獻策,這句話可圈可點。虬先生不是中、美的股東,這點我們知道,但不是股東就沒有利益動機嗎?利益可以是多樣化的:就我們所知,虬先生在中、美、利都任過職,每處都想有一番作為,事與願違「流落」到中小行,常有志不獲伸之嘆,果如此,「念念不忘重返」大行亦是人之常情,這種「念念不忘」不知算不算是利益動機?或者虬先生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不是想向大行獻策,而是透過辱罵我去取悅某些當權派,從而鞏固自己的權位,這也是利益的一種;又或者虬先生想透過筆戰去建立自己的名氣,這又是另一種利益。

 

先生道:「“大行完全可以跟貼對方”,何其幼稚!大行當今統一了嗎?簡直紙上談兵,不食人間煙火。」先生的說話令我莫明其妙,「大行」在這裏是一個較為籠統的名辭,可以指所有大行,亦可以指其中某些大行,更可以指其中一間大行,「跟貼對方」是指照跟中小行一樣實施無薪高佣,為何一間或兩間大行不可以單獨推行無薪高佣,而要等所有大行統一了才可以?虬先生若果這麼想,我們大概亦只能謂他「何其幼稚!」

 

─待續─

 

【附文】

獅虎心

 

髯客

 

近日,忽然很多讀者友好聯絡本客,關心到本客是否被王獅虎的三篇「鴻文」吃掉!在此,本客萬分感動,實無以為報,思前想後,最佳辦法相信是以文會友,盡快完成本文,以饗讀者友好。惟獨本客乃貧賤之人,一筆一墨皆由自己動手。不同肉糜貴族,一聲咆哮,左文右武盡出,猶勝秦皇漢武。因此,對於這篇遲來的文章,本客深表歉意。

 

本客從不自命不凡,亦無意與權貴為敵,更不會作無謂的人身攻擊,是對事不對人。本客從不需要硬銷,因為本客相信廣大讀者的眼光是雪亮的。當然,對某些「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的上帝,強要讀者認同不吃飯可改吃肉糜,只懂硬銷而別無他法,可憐復可怕!

 

堂堂王獅虎,竟以三大篇幅針對一個藉藉無名的小小本客微不足道的文章,大興問罪之師,心胸可見!

 

既然認為本客「思路不清」、「有情無理」、「今次思路更不清」、「更煽情無理」、「許多地方更流於人身攻擊」、「極盡扭曲事實和挑撥的能事」、「盡管邏輯十分不通」、「但勝在非而似是」、「思想紊亂之人很容易著了道兒」「…許多中小行的朋友(包括世紀廿一的某些特許經營店的老闆)萬一看不通…」,皇上本應認為「我的回應簡直是浪費筆墨和時間!」,但最終還是回應了,這不單浪費自己時間,更自私地為滿足一己之慾去浪費廣大讀者的時間!還要動用上、中、下洋洋三大篇幅,因此,上述對本客的「形容詞」已變得很惺惺作態,虛偽得可以了!從前不相信有「文霸」這回事,現更深信不疑。

 

本客雖屢遭抹黑,「…他的論點往往邏輯不通,破綻百出…」、「…他行文草率,多有難明之處,令你欲駁無從…」、「有誰可從上述文字清楚地明白先生所表達的意思,請來信指教我這個不才。」,但好在讀者看官並非低能,並不會認同這種高高在上的文霸獨裁觀點及眾人皆醉我獨醒般的瞧不起人的態度。甚至有位讀者按捺不住,贈文與本客,為饗讀者,本客且轉載如下:

 

「又話自己對事不對人,又話人家扭曲事實和挑撥。點解不同自己的意見就是扭曲事實和挑撥?難道自己認為客觀的事實就是真理?王獅虎是把自己當為神嗎?....普通人都能看出大哥大寫這段文章是假獻計,真恥笑/真攻訐對手美記,另一方面,亦有可能引蛇出洞,迫美記加快中國業務的步伐,將中美的戰線拉長....評論者角色存在著不同的立場,這是無可厚非!王獅虎的評論目的為何?作為中記的大股東,他沒有理由倒自己的米而向美記獻計,相信王獅虎是念念不忘重返中記而出此計謀....大行是領導中小型行,何須被人牽著鼻子走?如果大行一手隊跟中小型行實行無薪高佣,減少中層管理,那大行的優勢何在?二手亦有中小型行實行無薪高佣,那要不要跟呢?人家二手分佣50%,要不要跟?大行這樣跟隨中小型行,其獨特之處安在?發展商仍會義無反顧委託他們嗎?....中高層的管理沒有貢獻,這簡直將大行創建完全摧毀,否定中高層管理的貢獻?這是甚麼的企業管理技倆?....我很懷疑王獅虎究竟熟不熟悉大行一手代理的營運,今時今日大行做一手,是以錢欺人,出旅遊車,出信用卡手續費,出宣傳,出成隊行政助理,抄消耗表,管飲管食等瑣碎事項,管理層更緊密地聯繫發展商爭取委託,才可以造成半壟斷的局面,如果大行跟中小型行一樣甚麼也不做,我想像不出優勢在那裏....我認同sales與大行之間可以以代理合約去束縛營業人員,但在管理上,一般人都會認同無底戰士較難管理,較難發揮團隊精神,中小型行以無底吸引飛單,只是一種短線的投機手段,並不是真正有興趣長期經營一手代理業務....而且如果大行出七成分佣,中小型行出八成怎麼辦?跟不跟?…最後是自掘墳墓!!!」

 

多謝上文作者襄助,正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自大加多一點則成臭字也。

臭則人皆唾棄,故失道者多必眾叛親離,人皆敬而遠之之理亦在於此!

 

「大行完全可以跟貼對方」,何其幼稚!大行當今統一了嗎?簡直紙上談兵,不食人間煙火。這句話最好等到王獅虎亦成為美記的大股東之時才好說!

 

「不用提供多層管理、宣傳推廣及後勤支援,…」小如世記都要有行政支援,你梗係唔知甚麼叫做「佗地」制(費事教你,去問問雲哥啦)!「佗地」的支援都要拆數,皆因世上並無免費午餐是也,更遑論如好友於上文所述之眾多支援工作。沒有輪的車怎麼行?沒有綜合支援的一手組怎樣做?三成可以淨賺嗎?我跟你說,五成都要你這個股東「科水」呀,皆因分拆五成公司都要蝕本呀!你估唔俾老底就算無成本?你估炒Q晒班管理層就有錢賺呀?你估無飯食就可以拿鮑魚當飯食呀?

 

為求大家有點文化氣息,本客點翻首約翰連儂的歌給大家欣賞欣賞,一則應應景,二則紓緩一下氣氛陶冶陶冶一下性情: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y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 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不想那麼慷慨,乾脆不分他們亦無話可說,畢竟他們沒有具體貢獻。」嘩!這是人的說話嗎?相信不單只中記的伙計汗顏,所有地產代理界中層管理分子都會極度心寒,是關唔知幾時輪到自己也!真箇是焚書坑儒之暴君之見,打完齋居然唔要和尚,狼子之心,溢於言表!唔怪得佢話慳番哂,原來是把種田的農夫都殺光!咁都得?高見!高見!所以話聖上即係聖上。其實呢種思想三千多年來不斷殘害人民,不斷蠶蝕我們民族民生文化。帝王將相高高在上,視人民為草芥,母親要放血孩子喝,佢他媽的還叫人民不如改食肉糜。草民,草民,凡有封建思想的地方,人命便會如斯卑賤。「…不想那麼慷慨,乾脆不分他們亦無話可說,畢竟他們沒有具體貢獻」這麼的一句,便草率地抹煞了下屬的功勞。

 

講來講去,王獅虎都似乎唔多明本客所寫,唔怪得佢老人家在其第三篇鴻文最後該幾段大費篇幅地話自己都唔多明,仲估讀者都未必明,叫讀者點醒佢。其實一字咁淺,本客認為大行正進退維谷,有底又死,無底就更加快死,而且分析無底於大行的客觀不可行性,本客既非某大行股東,目前亦非在任何大行工作,絕對可申報利益。從來只是有利益的人才會獻策,所以肯定沒有讀者相信「…表面上是罵我,其實盡是詳細分析無薪高佣之害,忠告大行千萬不要中了我的假獻計…」這種無聊的老屈手法!「評論太過顧及被評論者的想法,就甚麼都評不了…」獅虎這句話對本客來說,就萬二分正確,即是本客在無利益動機下,是否忠告或是評論,則見仁見智矣。

 

有利益的人則不然!「利益可調動人,可使人聽令…」真箇是萬分正確啊!王獅虎貴為中記大股東,想透過減人工、減中層管理,目的是分享更高盈利,則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係人都知道在無薪高佣下營業員有機會獲得更高回報(梗係肉糜好食過稀粥),但底薪常有,高佣卻不常有,要有單開才有。至於管理控制方面,無底較有底易於管理或不相伯仲者,相信只有深居簡出宮庭,自大無知叫饑餓的人民改食肉糜,沒有人本思想,把人當作一個編號的封建帝王才會認同吧!

 

「不同樓盤各自精采,總有無底戰士站崗…」,「我的旺盤,可能是你的豬頭骨…」,真係唔識嚇死,識就笑Q死!原來佢唔識做一手喎?等我話你知啦,不同樓盤就不同精采,第一日做地產果個都知道優質盤和劣質盤既分別啦!二手盤仲話可以化腐朽為神奇,一手盤來講,你又無經理(你話乾脆唔分俾佢地),又無一千幾百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有老底既SALES!只有聖上(及皇后?)及一堆不知係唔係自己既伙記,那怎樣有計劃、有策略地為樓盤進行深化的銷售?如果咁都可以化發展商的腐朽盤為神奇的話,真係人人都食肉糜矣!

 

本客並未認為高佣無薪這種策略有百害而無一利,否則世紀21不會奉行此制。只是此制在大行來說是行不通,而不同公司因其策略及資源之不同,需要不同的制度配合。請勿斷章取義,本客就是要向廣大的中小行讀者分析大行不適合也不會願意走向無薪高佣,請諸君切勿誤會,被人有機可乘!萬事萬物自有其發展的規律,獅虎雖救公司或股值心切,亦要實實在在做好功課,不可以生搬硬套,藥石亂投!萬一中記接納了幼稚的建議,股票變成草紙,偉大的蘇聯淪為俄羅斯加盟共和國,那就太好了!是故一言興邦,一言喪邦,聖上不可以不知啊!

 

還有,請快收回第二篇最後一段,又出現教人民食肉糜的語句!「…無薪卻是高佣,高到再無對手,差距不再存在,他們為何還要飛單?飛單有何好處?請先生教我。」好,我教你!高到再無對手都未必夠,最好是高到可以跳樓!本客不覺自問,王獅虎究竟對做生意的成本及利潤分配概念所知多少?如果管理人只懂無限上綱、不計成本的實行加佣政策,那太容易領導群雄了!

 

最後,唉!肉糜大人大意如是說:大行給予七成伙記後,招盡一手SALES,自然抽乾行內一手單,可盡收天下兵器矣。這正是以管窺豹,瞎子摸象,真箇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也!沒有老底的公司,多如恆河沙數,若大行實行無薪高佣,對營業員的約束力減少,管治必然變得鬆散,正是步向必敗之途。

 

各位讀者,作為中記大股東豈有拆自己檔之理?最好是一方面務求讓中記獨大,另方面以中小行之身份,深入中小行,套取情報,待有機會重返中記後,有效地一舉擊破!小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