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賊」與「何不食肉糜」

髯客先生在《何不食肉糜》一文中罵我為「業界工賊」,有讀者來信問我,「工」字是否為「公」字之誤。

     

我不敢謂「工」字為別字,「工賊」這個名辭倒是有的,而且是專有名辭。文革時,毛澤東大鬥劉(少奇) (小平)派,劉少奇罪名一大串,包括「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叛徒」及「工賊」,虬髯客先生罵人許多時候喜用文革式術語,用「工賊」兩字其來有自,倒不能一口咬定他用錯了字。

     

文革派為什麼要將劉少奇定罪為工賊?劉少奇起家於工運,文革前一向被中共譽為出色工運領袖,到文革爆發,成王敗寇,工運領袖遂一變成為工賊~工運之賊。

     

明乎「工賊」一辭的來歷,我們就知道它是有特定內容的,不可亂用,「業界工賊」四字尤其如此。「業界」在此自是指地產代理界,「業界工賊」豈不成了「地產代理界工運之賊」?其意之不通,不言而喻。不光這樣,將「工」改為「公」也有問題,公賊者,人皆得而誅之者也,「業界公賊」遂成為地產代理界人皆得而誅之者也,但虬髯客先生不是說王文彥「真獻計假高深」,「替中、美虎狼大行獻計,討好虎狼」嗎?果如此,最低限度大行不會視王文彥為公賊,看來虬先生還是將我定罪為「中小行公賊」較恰當。遣詞用句殊不簡單,「業界工賊」四字,在邏輯這個放大鏡下,竟引出這般多的爭議,日後放筆能不謹而慎之!

     

又有讀者不大了解「何不食肉糜」五字的意思,垂詢於我。西晉初,天下大荒,百姓饑而啃樹皮草根,晉惠帝(晉武帝司馬炎之子)聞知野有餓殍,乃問左右:「何不食肉糜?」。肉糜者,肉粥也,晉惠帝此問,反映高高在上、深居簡出者之愚昧及不了解民間疾苦。虬先生以此典嘲諷我如晉惠帝般愚昧及不了解世情,對與錯是另一個問題,罵得痛快淋漓倒是真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