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大遊行,民意強大清晰

昨天「七‧一」大遊行,超過五十萬市民參加了遊行,即使對出席人數統計一貫保守的警方亦認為參加遊行人數最低限度超過三十五萬,這是「六‧四」大遊行以來最多市民參與的遊行集會。

行政長官董建華隨即發表聲明,表示理解遊行市民所表達的訴求,充分了解市民重視人權和自由,而政府的立場和市民是一致的。他指出,國家安全條例草案的制訂是香港特區政府在憲制上的責任,正如其他地區國民一樣,香港市民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特區政府清楚知道近年經濟轉型為市民帶來的痛苦,現正致力推動經濟轉型成功及採取一切可能措施紓緩失業情況。董建華最後承諾政府會盡量多聽取市民意見,加倍努力加強與市民的溝通。

看畢行政長官的聲明,感覺到他其實仍是不大了解民意,而對遊行市民的訴求,他也沒有認真回應。

此次大遊行,參加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嫩,並來自多元界別:醫療、法律、社會福利、演藝、教育、公務員、工商及普通市民,有不同訴求。訴求盡管多有不同,但主要集中在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匆匆立法,諮詢不足及回歸以來政府的種種施政失誤。反對第二十三條的遊行者並不反對立法,不反對特區政府在憲制上要盡的責任,亦不反對市民要盡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祇是反對在沒有足夠諮詢就匆匆立法,某些草擬條文有損害市民人權和自由之嫌,但政府在掌握立法會多數票情況下打算強行通過;聲明完全沒有承認政府有任何施政失誤,祇將香港市民目前所遭遇的痛苦和困難歸咎於經濟轉型,並隱晦地、簡單地將弄致大遊行歸咎於與市民溝通不足。特首的聲明,明顯地避重就輕,推卸責任,甚至有強姦民意之嫌!

親政府的立法會議員陳鑑林及一國兩制研究中心負責人邵善波將大遊行解釋為市民被誤導所致,這種看法很難令人信服:數十萬市民的集會,沒有一個共同信念是很難匯聚在一起的。香港人對政治素來比較冷漠,肯冒著酷熱天氣,幕天席地等候三、五個小時才起步出發,十中無一,由此可見他們的思慮和決心有多密多大,豈可一句「誤導」就輕輕帶過。再者,這種提法實在也太小覷了市民的智慧。

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事前說,不管參與遊行的人數是多是少,不會改變原定「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和立法程序。劉局長此言差矣,雖謂為政者得擇善固執,雖千萬人吾往矣,但反對者的量始終值得注意,當量去到一定程度,更值得警愓和反省。五十多萬市民(根據警方估計亦多逾三十五萬)的反對其實至少代表了二、三百萬人的意願(同一意願,言而不行或不言不行者起碼五、六倍於坐言起行者),這麼多人上街,反映市民投訴無門,被逼採取此種有損香港形象的方式去宣示不滿,這絕對是晨鐘暮鼓,當政者豈能不警而慎之,嚴防以惡為善?!今次遊行之眾,劉局長的過往言行可謂居功至偉。

數十萬市民上街遊行,其代表的民意是強大而清晰的,願特首、有關高官及親政府立法會議員珍而重之,一個時常與強大民意對立的政府,其管治權的認受性祇會愈來愈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