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不是,右不是,甚麼才是?

民主派議員李卓人在議事堂上又有奇言妙語了。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早前透露,政府不排除透過裁員以達致在2006至2007年削減公務員編制一成,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因而猛烈抨擊特區政府,質疑行政長官董建華在任內不會裁員的承諾是否已不存在。職工盟李卓人批評道:「政府有沒有口齒?是否已否定特首曾經說過在任內不會裁員?他承諾已經沒有了?就像八萬五,不再講就不存在?」李卓人又道:「我不想看到公務員被裁出來,與市民一起去排隊申請馬會的工作,四、五萬人排隊申請三千多份工作,失業率分分鐘去到百分之八,如果裁員,還有甚麼道德力量呼籲商界不裁員」

王永平的想法,不會是他個人的,一定反映了董建華的看法,看來董建華已修訂了自己早前的說法(亦即承諾任內不會裁減公務員)。

香港公務員薪酬福利之豐厚及編制之大,世間罕有其匹,香港總商會年初一個調查指出,公務員的薪酬較私營企業同樣職級的,多40%至二倍,偏高顯而易見。最近的「非典」,觸發私營企業新一輪裁員減薪,公務員薪酬與私營的,看來要拉得更遠了。

面對嚴重的入不敷支,天文數字的財赤,這時要考慮的,已不是要不要減公務員薪,而是減多少!對於特首及財政司司長買怕公務員,只是象徵式分三年合減6%,我是深深不以為然的,簡直是杯水車薪,減與不減分別不大!我在去年底就向特區政府建議*,際此香港經濟危急存亡之秋,小減是怨,大減亦怨,不如大減!遲減是怨,早減亦怨,不如早減!我並且指出動手術一定會痛,但長痛不如短痛,與其小減不奏效,不久又要再減,不如一次過大減。

我的憂慮看來不幸而言中,「非典」一役,令今年財赤有機會超過一千億,形勢的危急,使特首要考慮食言,不惜裁員,甚至再減薪。特首做事畏首畏尾,在壓力下,往往口不擇言,輕易許諾,甚麼立法一次過減薪,以後不減,甚麼任內不會裁員,其實都不應講出口:講了做,失卻臨事制宜的彈性,縛手縛腳;講了不做,失信於民。特首欠缺政治智慧,可見一班。

既然認同特首有食言之嫌,為甚麼還謂李卓人所說是奇言妙語?

基本法107條規定特區政府要量入為出,年年巨額財赤,不用說是違反基本法107條。短期違反,問題不大,長期違反,就十分嚴重,政府可以因之破產,不預先亡羊補牢,難道我們任由政府不斷向破產之路走下去?難道我們到時厚顏地向中央伸手乞援?

請問李卓人及其他民主派議員,你們想不想特區政府免於破產?如想,你們是否認同減赤滅赤中長線而言是必須的?如是,在振興經濟一時無望的情況下,開源節流是否減赤滅赤的必須條件?

我不知道李卓人他們怎樣回答上述問題,但估計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應該是肯定的。果如是,問題就顯現了。開源,少不免要加稅,而加稅(特別是影響民生的),民主派議員基本上是反對的,認為經濟不好,不宜百上加斤;節流,少不免要裁減公務員及減其薪酬,這個民主派議員也是大力反對的,李卓人發言為其表表者!

既要減赤滅赤,但這個不許,那個不成,你叫特區政府怎辦?且不要糾纏於口舌之能,先問特首裁員是否方向正確;且不要肆意攻訐,先公開你們認為應怎樣做的提議,不是一點二點,是全套!

民主派議員對政府的施政,往往以偏蓋全,攻其一點而不及其餘,許多糊塗之人就是看不到這點。

李卓人不想看到公務員被裁出來,與市民一起去排隊申請馬會的工作。李卓人可曾想到,世間上是沒有既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回事的。你不想公務員被裁,就有更多市民被裁;你不想公務員去排隊申請工作,就有更多市民被逼去排隊。此時此刻,公務員的金飯碗和高薪厚福是以普通市民和中小企業的部份時艱為代價的。為何你要厚公務員而薄普通市民及中小企業?

李卓人強調,政府裁員會觸發商界裁員,這是缺乏經濟常識的想法。商界是基於本身利益行事的,如果減薪裁員才可令他們生存下去,他們通常會毫不猶疑立刻做,政府怎樣去處理其員工從來不是他們參考的要點。

 

* 見2002年12月20日《遲減不如早減,小減不如大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