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戰有感(1)

同仇敵愾,頑強有理

 

很久很久沒有這樣關心一場遠在千里的戰爭了。每天都如饑似渴地閱讀大量報章,觀看電視新聞報導,連行車途中都不住留意廣播,有時不禁笑自己,又不是伊拉克人,為何這般關注、傷感及同情?

得多謝中央電視台第四台,全天候客觀地報導伊拉克戰爭,每有甚麼新發展,馬上事無巨細報導,還不絕地邀請一批批的軍事專家任嘉賓,分析及評論戰事,令人眼界大開。

三月二十日開戰以來,不覺九日,出人意表之事居然甚多。開戰之初,美英軍政領導人信心爆棚,滿以為戰事可速戰速決,快則三、五天,遲則二、三個星期就贏得戰爭,但實際形勢發展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伊拉克軍在各個戰線都發起頑抗,幾天下來,美軍頻有飛機被擊落,行軍遭到伏擊,軍人成批批傷亡,更有軍人被俘,上電視示眾,美軍隨即封銷消息,阻示傳媒發佈被俘美軍的影像。

一向對阿拉伯軍隊的戰鬥力評價不高,遠者如六、七十年代埃及、敘利亞、約旦等國與以色列的多次戰爭,以色列都能極速以小勝大,以寡暴眾,將阿拉伯聯軍落花流水地擊潰;近者則如91年的海灣戰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聯軍先轟炸了差不多四十天,然後在四、五天內摧枯拉朽地將近百萬伊拉克軍擊敗,伊軍死者以十萬計。有這個前科,美軍揚言可以速戰速決,一般人大抵都信而不疑,伊軍的忽然頑強令人不無驚訝之感。

大軍還沒壓境,美國狂轟猛炸先行,大量平民死傷在所不免,一位在轟炸中喪失親人的伊拉克人在鏡頭前悲憤之極:「布殊,我們詛咒你!」一個老軍人聲嘶力竭:「我退役多年,如今國家有難,我要重新披上軍衣!」一位長途車司機對記者乘客沉痛而堅定地說:「回到家鄉,我會拿起槍抵抗美軍!」

美軍以莫須有的罪名入侵伊拉克人的家園,濫殺無辜,激起民憤。戰爭剛啟,大家滿以為約旦、土耳奇及伊朗與伊拉克接境地方會湧入大批伊拉克難民,但大出人們意料之外,伊拉克人民不但沒有因戰火而逃離家園,移民鄰國的反而紛紛回國抗敵。侯賽因政權素來對聚居在南方大城市巴士拉什葉派人民不善,美國原本預期巴士拉人民會揭竿而起,出迎王師,誰知最頑強,打擊美軍最力的就是巴士拉軍民。巴格達電台播出一輯巴士拉守軍將領訪問,強弱懸殊,面臨幾乎是必敗必死之局,將領們冷靜從容,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久聞侯賽因殘暴多疑,動輒就將懷疑的政要將軍處死,外敵臨門,將領按理不會為侯賽因賣命,但此刻你感受不到他們一絲一毫的動搖。

不同影象散播著不同訊息,合起來的總訊息卻是明顯不過:

惡敵當前,家仇國恨,還有民族尊嚴(伊拉克人可算是最有民族自尊的阿拉伯人之一),伊拉克人同仇敵愾,槍口一致對外,一切教派之爭、政見不同都暫時置諸一旁。

與其說伊拉克軍驍勇善戰,不如說美國欺人太甚,趕狗入窮巷,逼使伊拉克人豁出去,拼命!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