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爭其利,自私自利

不出大家所料,政府欺軟怕硬,畏首畏尾,只要求公務員象徵式減薪百分之六,不是立即減,而是在明年及後年分別減百分之三。如果你為畢竟減了百分之六而高興,那就高興得太早了,因為公務員仍可透過另一機制加薪。公務員薪金除非達到頂薪點,否則每年都可自動獲得一個加薪點,加薪幅度介乎百分之二與三之間,公務員最終有沒有減薪,思之過半矣。盡管這樣,公務員工會的領導人仍不滿足,嘖有怨言。

政府亦決定將綜援金按通縮減11.1%,公佈之後,皇帝不急太監急,受影響的老人家還沒出聲,自命代表基層利益的政客如李卓人及一些社工便跳出來痛罵政府;香港各大學教職員的薪酬素來與公務員掛?,現在政府打算使之脫?,大學教職員聞之,怕得要死,拼命反對。

看了上述三則事件,我的心不禁冷了一截。香港公務員薪酬之豐厚,世間罕有其匹。早前,香港總商會做了一個調查,發覺公務員的薪酬較私營企業同樣職級的,多40%至二倍,如此偏高,如此溫和的減法,還表不滿,對比私營企業僱員的失業、大幅減薪及凍薪,能不令人齒冷?!

這就是特首所謂公務員願意「與市民共渡時艱」?

綜援金按通縮減,購買力照理不變,財赤這般嚴重,能這樣已是不錯,但政客、社工及受益者就是反對,既有的只能加不能減!香港各大學及官立、津貼中學的教職員,薪酬亦是世界數一數二,將其薪酬與公務員脫?,當然可能有所減少,但本來很豐厚,減些少有何干?

大概是我們香港人的劣根性吧,際此前所未有的困境,許多人面臨失業、大幅減薪、破產,生活素質江河日下,但薪酬極度偏高,福利良好之人,絕少想到傾其些少所有,以濟不濟,絕少想到同舟共濟,每個人就只懂得凡我據有的,就是我的,休想叫我拿出分毫與人。這不是各爭其利,自私自利,是什麼?厚待他們多年的政府、市民有難,盡管自己高薪厚祿,都不肯稍盡綿力拖一把。請他們幫一下忙,立即怒目相向,破口大罵,這是一個什麼世界?財赤嚴重,開源節流﹝特別是後者﹞事在必行,但人人都緊按荷包,高叫不要動我,政客為了選票,唯恐天下不亂,還拼命的撐著此等獨善其身者。如此這般,財赤何以消?請高明教我。

香港人這個劣根性,不期然令我想到南韓人。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暴發後,南韓國內生產總值萎縮6.7%,貨幣大幅貶值,外資撤離,大財團、大企業則負債纍纍,外匯儲備枯竭,南韓人怎做?市民紛紛從銀行保管箱或家裏抽屜拿出金飾變賣來支持政府,工會面對企業的裁員啞忍不抗,被裁被減薪的員工都咬緊牙根撐著,與臨難老闆共渡時艱。

香港的低沉不覺五年有多,看樣子還要沉得更深更久,南韓則四年後就再起,兩種不同結果,看來與兩地市民的民族性有莫大關係。香港要復興,首先要從改革人的劣根性著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