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鴻運地產結業 (2)

清盤因由不能簡單化

 

鴻運董事總經理田國強將鴻運的清盤歸咎於亞洲金融風暴及八萬五政策,兩者令地產市道步入前所未見的困境,鴻運最終劫數難逃。

田國強先生所言有以偏蓋全、逃避責任之嫌。首先,個人不認為亞洲金融風暴及八萬五政策乃樓市崩潰的根源,它們只是樓市崩潰的導火線或催化劑。97年上半年,香港樓市已經高度泡沫化,大爆炸一觸即發,縱使沒有亞洲金融風暴及八萬五政策,必然有其他導火線或催化劑,樓價總會借勢大調整;第二,就算亞洲金融風暴及八萬五真的是樓市崩潰的根源,為何是鴻運清盤,而不是其他至今屹立不倒的大中小行?

鴻運清盤原因不能簡單化,最起碼包括下述幾點:

  1. 96、97年間旺市時發展過速,鴻運高峰時分行多達八十餘間,到樓市急轉直下,收縮公司規模則過慢,造成公司財政資源的極度損耗;
     

  2. 家族式經營,有志氣的聰明才智之士不敢或不願加入鴻運,公司優秀人才因此較形單薄;
     

  3. 用人不當,特別是涉及管理層;
     

  4. 淡市期間的經營策略備受質疑;
     

  5. 為吸納人手,不惜高薪高佣,使公司在市況較活時賺少少,但市滯時則蝕多多,長期入不敷支;
     

  6. 亞洲金融風暴後初期,鴻運與中、美等強手交鋒,不懂得避重就輕,一於大打硬仗,有生力量過早消耗殆盡;
     

  7. 鴻運名雖為眾多地產發展商所接納做一手樓的五大行之一,但實力與其他幾間大行(尤其當美聯、中原分別收購香港置業及利嘉閣之後)相比較弱,為了圖存,鴻運在營運時難免有時手段過激,為爭客旗下營業員數度與行家大打出手,招來連連投訴,鴻運在市場上形象因而備受負面影響,更不利競爭,為它日後的全線崩潰鋪路。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