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的第六份施政報告 (1)

不功而居

 

兩個多星期的歐遊後,回港立刻碰上特首發表他任內第六份施政報告。拜讀之後,不禁大失所望。

報告第1段說:「過去五年,我們成功落實了〝一國兩制〞,經受了亞洲金融風暴的嚴峻考驗,同時我們也為香港的發展和走出經濟困境確立了方向,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香港是否成功經受了亞洲金融風暴的嚴峻考驗,見仁見智,得看你將成功的標準怎樣厘定。如果說風暴之後居然可以不致萬劫不復、倒地不起就是成功,那香港算是經受了風暴的嚴峻考驗了。但如果說風暴之後,香港不但能屹立不倒,經濟活力之強勁較風暴前有過之(最低限度相差不遠)才算成功,那香港肯定不算成功經受了亞洲金融風暴。

低標準與高標準,個人寧取後者。

風暴以來,香港的經濟處境怎樣?不用多說,且引報告第4段的描繪就不難明白了:「香港當前的經濟形勢相當嚴峻,其嚴重程度為過去幾十年所未見。首先,香港經濟雖然近期出現了復蘇,但是已持續五十個月,累積達百分之十三的通縮,短期內仍無消除跡象,本地投資和消費信心受到嚴重影響,部份市民收入水平繼續下降。其次,資產價格下跌,市民財富萎縮,部份市民陷入負資產的困境,各種後遺症在這幾年陸續顯現。第三,經濟收縮、經濟轉型導致就業結構變化,使到失業率不斷攀升,成為社會關注的頭號問題。近幾個月失業率雖然稍見回落,但仍處於高位。最後,政府收入大幅度減少,公共開支繼續增加,財政連續數年出現赤字,數字不斷擴大,財政儲備急降,而且,財赤開始影響香港的信貸評級,若不妥善處理更會影響香港金融體制的穩定。」

經濟景況如斯,從任何合理標準去看,香港都難說成功經受了風暴的考驗。這樣的「功」,特首是不應居的。

香港經濟的困境,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過往數年特首及其身旁高官缺乏審時度勢、洞察時下最急切問題的能力,既不能斷症,更不能設想最佳應對策略──開方,弄到發展毫無方向感及藥石亂投,市民對政府施政的信心每況愈下。在此情況下,特首居然仍敢說「我們也為香港的發展和走出經濟困境確立了方向,打下一定的基礎」,左右明智者恐怕要為他汗顏。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