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治港致命傷

為政者,首重審時度勢,洞察時下最急切的問題,這是斷症;其次,經過分析思考,設想最佳應對策略,這是開方;政策既定,則擇善固執,貫徹始終,一往無前,這是執行。

上述的才能恰好都是董建華及其身旁高官所缺乏的。

香港經濟衰退,主要是因為香港競爭力衰退,而競爭力衰退則因為三高一低(高匯價、高樓價租金、高工資及人的素質低),這三高一低與珠江三角洲形成巨大的價差,逼使香港?入通縮,樓價於是大跌。董建華及梁錦松則認為香港經濟衰退起因於外圍經濟環境差及經濟向知識經濟轉型;他們並且認為超過一半的通縮來自樓價的下跌,換而言之,樓價下調造成通縮。在這個指導思想下,董、梁救治香港經濟的藥方就從托起樓市始。個人認為董特首從斷症到開方都是錯誤的,香港的病好不了!有時候,董建華某些構想或理念是相當好的,頗能針對時弊,但由於執行有問題,均為善不率。例如八萬五政策(這點恐怕與許多人的想法不同)和高官問責制,前者因為反對力量太大,董不敢堅持,很快就無疾而終。為政不敢擇善固執,雖千萬人,吾往矣!施政之大忌也,失敗每每由此起。高官問責制則敗於所起用的班子大都專業及才幹不足;有些時候,董建華是看到問題的,但總是缺乏行動的勇氣。最明顯莫如財赤問題,目前財赤異常嚴峻,每年動輒五、六百億元,雖有三千餘億財政儲備,但如不早為之謀,用不了二年就要拉警報。要解決財赤,最正確的辦法是向公務員體制埋手,大幅裁員減薪。我們的特首及財政司司長竟捨此不為,準備加稅來代替之。際此經濟衰退多時,大部份納稅人都已飽受負資產、失業、減薪和涷薪的蹂躪,怎堪再落井下石?相反地,公務員編制架床?屋、薪酬極度偏高,為何反而輕輕放過?!準備暫時放過倒還罷了,特首還要斬釘截鐵公開聲明,在其第二屆五年任期內,都不會實施強制裁員。這種自絕於轉圜餘地的發言,只能証明董建華缺乏最起碼的為政天賦。

我時常想,為何董建華對重大的決定,總是遲疑不定?縱或決定了,又不敢貫徹到底?開始時,我往往歸咎於他性格的婆媽,最近則越來越傾向歸罪於他缺乏道德勇氣及臨事魄力。我完全了解,居高位如特首,要面對許多不同的利益衝突,要擺平它們絕非易事,但只要他做到一切從香港整體及長遠利益出發,還有甚麼難於取捨!

縱使特首不濟,還得接受他,這是一個政治現實。我間有奇想,如特首能找到諸葛亮、周恩來一類左右手就好了,以他們的長,來補特首的不足,不失為補救辦法。但想深一層,這樣的人才,香港可能有嗎?再說,即使有,特首肯聽他們嗎?奇想總歸於奇想。

 

 


Email address: easyproperty@yahoo.com.hk

 

 

P.S. 好友陳增濤先生來信,論及特首施政。謹將來信照登,以饗讀者:

煮 酒 論 英 雄:為 董 建 華 打 不 平

今 年 多 次 回 港 , 每 次 總 是 讀 到 批 評 董 建 華 的 文 章 或 聽 到 埋 怨 他 的 談 話 。 最 近 老 友 王 文 彥 寫 的 〝 董 建 華 應 負 的 經 濟 責 任 〞一 文 , 是 鮮 有 比 較 公 平 對 待 董 建 華 的 文 章 。 自 從 董 建 華 上 任 以 來 , 在 朋 友 面 前 我 曾 經 衛 護 北 京 當 局 選 擇 董 建 華 為 特 首 的 決 定 。 原 因 非 常 簡 單 , 香 港 在 過 渡 期 所 需 要 的 不 是 一 個 由 西 方 民 主 行 式 選 舉 出 來 的 特 首 , 而 是 一 個 能 夠 得 到 中 央 政 府 信 任 , 而 且 能 夠 和 香 港 商 界 對 話 的 香 港 人 。 在 云 云 香 港 商 界 人 才 裏 , 很 難 找 到 比 董 建 華 更 好 的 人 選 。 今 天 王 文 彥 說 了 幾 句 公 道 話 , 也 給 我 一 點 勇 氣 , 冒 著 朋 友 的 嘲 笑 為 董 建 華 說 好 話。

董 建 華 在 97 年 上 任 時 , 已 變 成 了 一 只 陂 腳 鴨 , 可 說 先 天 不 足 。 由 於 董 建 華 是 中 央 政 府 任 命 的 , 在 香 港 人 的 眼 睛 裏 , 缺 乏 合 法 性 。 香 港 人 接 受 英 國 人 的 統 治 , 因 珍 惜 在 動 亂 年 代 的 生 存 空 間 , 覺 得 很 自 然 。 由 於 中 國 大 陸 和 香 港 在 長 時 間 採 用 不 同 的 經 濟 制 度 , 香 港 有 機 會 在 八 九 十 年 代 快 速 發 展 了 經 濟 , 累 積 了 經 濟 實 力 , 難 以 接 受 由 貧 窮 的 中 國 來 統 治 富 有 的 香 港 這 一 客 觀 政 治 現 實 。 再 者 , 董 建 華 商 人 出 身 , 不 了 解 政 治 和 經 商 的 差 別 。 由 中 央 政 府 安 排 的 董 陳 配 , 是 一 個 錯 配 。 陳 方 安 生 不 單 止 沒 有 幫 上 忙 , 更 和 不 熟 識 政 治 的 董 建 華 同 床 異 夢 , 使 董 建 華 狼 狽 萬 分 。 在 有 影 響 力 的 壹 周 刊 的 鼓 吹 下 , 陳 方 安 生 變 成 了 不 起 的 香 港 良 知 , 董 建 華 反 而 變 成 了 外 來 的 異 類 , 不 能 不 佩 服 傳 媒 的 力 量 。 董 建 華 要 建 立 他 的 合 法 性 和 權 威 , 自 然 困 難 重 重。

既 然 內 憂 重 重 , 亞 洲 經 濟 風 暴 和 通 縮 接 踵 而 來 。 更 是 雪 上 加 霜 。 日 本 經 濟 在 八 十 年 代 末 進 入 漫 長 的 通 縮 時 期 , 至 今 未 走 出 困 境 , 美 國 看 來 也 極 可 能 步 其 後 塵 , 使 世 界 經 濟 面 對 百 年 來 罕 見 的 不 明 朗 局 面 。 加 上 中 國 開 放 成 功 , 徹 底 動 搖 了 香 港 傳 統 的 競 爭 優 勢 , 香 港 人 的 常 規 智 慧 , 難 以 在 一 日 間 更 新 。 例 如 , 香 港 絕 大 部 分 媒 體 認 為 董 建 華 的 八 萬 五 政 策 , 導 致 房 地 產 的 急 劇 下 調 。 我 認 為 並 非 如 此 。 而 是 董 建 華 的 決 而 不 行 , 出 爾 反 爾, 誤 導 了 此 政 策 的 用 意 和 對 香 港 經 濟 的 長 遠 作 用 。 香 港 房 地 產 泡 沫 的 爆 破 , 也 找 到 了 代 罪 羔 羊 。 董 建 華 要 建 立 他 的 權 威 , 遭 受 到 另 一 次 挫 折。

現 今 董 建 華 的 難 題 , 依 然 是 他 身 邊 人 才 缺 乏 。 香 港 商 界 人 才 濟 濟 , 但 是 董 建 華 能 物 色 到 有 政 治 意 識 和 對 宏 觀 經 濟 有 長 遠 打 算 的 助 手 , 能 為 他 制 定 藍 圖 , 能 為 他 出 生 入 死 , 是 個 難 題 。 雖 然 有 高 官 問 責 制 , 看 來 一 天 流 行 明 星 制 度 壞 習 慣 不 改 變 , 香 港 難 以 面 對 將 來 。 董 建 華 的 最 大 的 考 題 , 莫 過 於 用 人 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