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較鼓勵好

王玲小姐的來信,使我愈來愈意識到在香港這個以鼓勵為主流的地方,批評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盡管如此,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對不順眼的事物我想我仍會照批不誤的。

 

不是吝嗇讚美,只是這個年頭值得讚美的事實在太少了,要大批特批的事倒罄竹難書,下筆不免鞭撻居多。

 

時窮節乃現,百年不遇的困境,將港人的種種劣根性都顯凸出來。可嘆的是,一般人都如久居鮑魚之肆而不聞其臭,能清醒認識到這些劣根性的少數人,能不盡一點言責?!

 

論者或謂,過去數年,港人受盡折磨,自信心大受打擊,不宜再落井下石,對他們應多鼓勵而非批評。鼓勵如慈母,批評如嚴父,慈母的鼓勵固然是愛,嚴父的批評亦是愛,哪一種愛更好,難說得很,一切得看實際情況。一般而言,當孩子聰明能幹明事理,一時錯失陷於困境,情緒低落,這時慈母的鼓勵是十分適切的;當孩子一派敗家子格局,嚴父的批評會遠較鼓勵溺愛恰當。香港經過97之前二十多年的經濟飛騰,港人早已變得驕生慣養、好逸惡勞、狂妄自大(許多人現時形格勢禁則變成自卑不堪)、急功近利和自私,與敗家子何異?要矯正他們,用嚴好過用寬,當頭棒喝勝過呵護備至。

 

或謂,批評可以委婉些,點到即止。亂世用重典,大病落重藥,這是傳統智慧。委婉的批評恐怕觸不到靈魂深處,不痛不悟,還是鋒利一些的批評為好。

 

鼓勵、讚美容易令人麻痺,批評令人覺醒及進步。大難當前,需要危機意識,勵精圖治,哪容得我們再麻痺怠慢,自然是批評好。

 

空前的困境,造就百家爭鳴。基於善禱善頌的傳統,鼓勵者多,批評者少,深刻的批評則更少。就算此等批評有所偏頗,它們仍扮演了反對派及反面教材的角色,自有其存在價值。

 

在今時今日的特殊境況,批評較鼓勵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