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批不避親

讀者王玲小姐來信,問我常於文章中批評屬下員工,有否顧及他們的想法。王小姐看來不大同意我這種做法。

一般人都不喜被人公開批評,一般員工都不喜被老闆公開批評。王玲小姐的看法有其普遍性,頗值一論。

我其實很不願意公開談自己員工的不是,關門教子總勝過家醜外傳。但我寫批評文章有一個原則,就是盡可能使用親身經歷的素材,避免道聽途說及耳食之徒之譏。或謂,可以使用真實情節,就是不要點破是自己員工不就成了?為了不使外間估到我批評的是自己員工,文章內容少不免要東遮西掩,真實情節其實絕難避免一定程度的扭曲。這樣,寫出來的東西已渾不是那種味道。

我批評其他人,特別是高官、政客,往往指名道姓,對自己員工則姑隱其名,已是網開一面,我不想過於厚此薄彼。批評只要是對事不對人,應該遇佛弒佛,不避親疏。

文章批評某人某事,固然希望其人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但更重要的是希望眾多讀者聞者足戒、來者可追。許多時候,文章的主要對象是讀者,而不是被批評者。前者是大我,後者是小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誰曰不宜?!

不管批評是否有理,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樂意被批,特別是公開的,這是人性。他們對被公開數落的想法或感受,不問可知。批評太過顧及被批評者的想法,就甚麼都批不了,甚麼都寫不得。如果我對王玲小姐的意見從善如流,恐怕那時就不僅要顧及自己員工的想法,更要顧及高官、政客的感受!

這樣,我這管筆大抵要封存起來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