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的扭曲 (六)

吃虧與佔便宜

一般香港人愛佔便宜,特別是小便宜,但他們不覺察,所謂便宜,許多時候其實是吃虧,縱使真的是便宜,由於取捨不當,往往佔了小便宜,骨子裏吃大虧。便宜與吃虧是一個統一的矛盾體,可以互相轉化,若能穿透表面,掌握它們的本質,在生活上就算不是無往而不利,但順暢得多殆無疑義。

早幾年,我親自培訓一班毫無地產專業知識的營業員,課程約十五、六講,每講二小時,逢星期一、三、五晚間六時至八時舉行。進行了五、六講後,一次小息中,我在廁格中聽到兩位營業員的對話:

「王生舉辦這等勞民傷財的培訓,既無加班費,又不請吃晚飯,不是受他二分四,才不管它呢!」

「對呀,太不像話了。」

一位跟隨我多年,同許多營業員都稔熟的高級營業員後來告我,與上述兩人想法相同的受訓者,人數佔大多數。

我的講課,自信還是比較有水平的,一般都能深入淺出,有系統,有豐富充實的內容,既有理論性,又照顧實用性。演講時,聲調亦算抑揚有緻,表達方式則頗生動有趣,應該不存在沉悶的問題。營業員這樣看待培訓,完全出乎我意料。

當時公司的辦公時間是朝九晚六,培訓課程定於晚間六時至八時,是辦公以外的時間,要這樣做,是因為不少受訓員工認為在辦公時間內舉行會妨礙他們「搵食」。很明顯,那些罵娘的營業員覺得在下班時間要他們留下上課,形同加班,公司應給加班費,如不給,亦應請吃晚飯,以資補償。我不給他們加班費,又不請吃晚飯,在他們看來,是佔了他們的便宜,他們則吃大虧。這種看法有道理嗎?我不敢說無,但他們的視線肯定喪失了某些角度。

知識是人的身價的重要部份,許多人為自己或為兒女增值,往往在教育上作重大投資,上小學、中學以至大學,費錢費時間,不在話下。到社會做事,有志氣及上進心的,還利用工餘時間到專科學校繼讀進修。不用說,上課是要付學費的,學費並不便宜,愈是專門的課,學費就愈貴,每小時100至150元乃等閒事。

我雖為老闆,但站在台上授課,是為老師,台下聽課的下屬,此刻盡為學生。一位行內有數的老師(請恕我不敢妄自菲薄)免費講學,照理是老師吃虧,學生佔便宜,現學生竟然覺得吃虧,非要老師轉過來付費給學生不可,否則就要請吃晚飯。講課,老師付費,學生收費。設宴,設謝生宴,而非謝師宴。這不是傳統價值觀的顛倒是什麼?

有謂「教曉徒弟無師父」,更何況地產代理界人的流動性特別大,說不定這些徒弟學好本事還跑到死對頭那邊幫手狠打同門師兄弟姊妹甚至一手訓練他們成材的師父,行內高管、老闆一般不肯教人真功夫,原因在此。我不會因噎廢食,依然毫無顧忌、一手不留地照教如儀,若果十個有二、三個感恩肯留下效忠師門,於願足矣!按道理,從我手上學好本領的員工,當他們仍在我的公司工作,他們和我是兩蒙其利﹔當他們離開我的公司,我無從取回他們的本領,本領的利益全歸離職員工。很明顯,接受培訓員工的利益遠大於老闆或公司,偏偏絕大部份受訓員工連這個顯淺的道理也吃不透,不感恩還罵娘,著實令人慨嘆無言。

某些員工時常自發地長時間加班工作,這樣的事,不要說發生在97之前,就算發生在員工被裁風險大增的今日,該等員工被其他員工排斥屢見不鮮,不是被視為博昇職加薪,就是傻子。

其實,笑人傻的才是傻。首先,不能一開始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可能只是敬業樂業,完全沒有意圖博昇博加薪。就算有,人家是透過真刀真槍的表現去爭取,無可非議;人家可能只是利用工作分秒必爭地去吸收工作經驗和擴大自己的人脈關係,為自己未來發展鋪路,既益老闆,更益自己,何樂而不為!犧牲短線利益,爭取中長線利益,是吃小虧佔大便宜,此等識見及深謀遠慮,豈是等閒之輩可窺探的。

一些僱員,覺得老闆沒有給與他們「應得」的報酬,不是刻意怠工,就是心存過渡,騎牛搵馬有之,自暴自棄有之。在他們來看,這是對不仁老闆的報復。先不去評價他們的報酬是不是少於「應得」,亦不去檢討老闆是否真的不仁,姑且當該等僱員全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最後仍是吃虧多於佔便宜,與他們心中的意圖完全相反。老闆對這樣的員工是深惡痛絕的,不但不會買怕加薪提職,到達容忍的臨界點,還會痛下殺手;其他同事看在眼裏,恐怕同情者少,對外唱他們工作態度差居多,該等有意無意怠工者在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的商業社會是自絕後路;再說,怠工最終只能削弱你的工作能力,吃虧還不是自己?

類似上述的例子俯拾皆是,實在太多人將便宜視為吃虧,將吃虧視為便宜了,希望你不是其中一個。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