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的扭曲 (四)

蒸餾水故事事小而意遠

本想著手以新題材寫第四篇,意料不到前三篇竟然引起一些漣漪,特別是第三篇有關蒸餾水故事,相當多人茶餘飯後都以之為談話資料,新題材暫且壓後,先處理對蒸餾水故事的迴響。

 

另類觀點

聯盟地帶」網頁於七月二十六日刊登了 髯客先生「領導者的修為(一)」一文,對蒸餾水故事表達了另類看法,不避做文抄公,將有關段落照錄如下:

「從來,統治者及被統治者都是一個矛盾的統一組合,簡單地說,統治者要處處為鞏固自身的立場去著想,甚至犧牲被統治者的利益。被統治者亦為了要千方百計地去爭取其本身的利益,亦會不惜巧取豪奪統治者的利益,以補償其被剝削的損失。進一步來說,被統治者亦是無時無刻如水銀瀉地般在侵吞著統治者的利益,這種行為客觀地動搖著統治者既得利益階層的統治根基及地位。這是一個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領導者不可不知,不可不明白!

最近拜讀王文彥一文──「價值觀的扭曲」,更可以用來引述﹝証﹞了本文的邏輯辯証思維的正確路向,公司的老板(統治者),與僱員(被統治者)因為蒸餾水的濫用引致「數目不菲」的損失,這是地地道道損害了統治者的利益,而王文彥作為統治者,當然是反對,但作為小職員未必認同,亦可以被理解的,這是完完全全兩個不同階層所產生不同的價值觀念,並非是甚麼價值觀念被扭曲。甚至甚麼「節省總行蒸餾水事小,節省整間公司不要的浪費事大。」來來去去都總是跳不出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利益衝突矛盾框框!你是老板總要向股東交待(或自己的投資交待),故此必須立場鮮明地去維護自身階層的利益,去「節省整間公司不必要的浪費。」但小職員需要這樣看待問題,需要交待股東嗎?試想想,一個小職員或一群浪費食水的小職員居然具備老板的視野及觀點,亦去為股東們之憂而憂,還能不心寒嗎? 這好像說這群小職員大大地越權越位越軌之餘亦標誌著他們並非小職員而是特殊大職員。在這種個案中,好像老鼠替貓擔心,那麼這群老鼠以貓的立場觀點來行事,也許這是「鼠奸」,「貓型鼠」或「鼠臥底」?或是愛跟貓睡覺的老鼠? 王文彥的文章中所產生的痛苦悲嘆的由來其實就是不可能地去調和階級利益的矛盾,妄逃﹝圖﹞不切實﹝際﹞地希望另一個階級去理解另一個不同的階級。」

髯客先生基本上是以馬列主義的觀點去評論的,全文充滿著「統治者」、「被統治者」、「被剝削」,以及「階級利益」和「階級矛盾」等馬列主義者慣用的詞彙,馬列主義者自有其獨特理論和立場,對於先生的評論,我覺得有不少地方有商榷餘地,很值得大家去研究探討。看待相同一件事,不同主義的信仰者有不同的觀點、立場,誰也不容易用自己的觀點立場壓倒對方,最終可能是各自表述,自說自話。比較容易分正誤的,就是雙方用相同的價值觀座標,例如都用共產主義觀點、立場,或都用自由經濟觀點、立場。因此,我要和髯客先生討論,首先要決定大家用什麼座標,既然兩人都身在自由經濟社會的香港,讀者絕大部份又屬自由經濟的信仰者,用自由經濟主義者的觀點立場是較為適合的,不知髯客先生以為然否?

 

統治與管治

髯客先生將老板、僱員分別界定為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在概念上這可能有一點問題,「統治」通常指政治上、國家層面上的施政而言,而且一般帶有封建、專制的色彩,所以我們可以稱古代的國王、諸候為統治者,近代的希特拉、墨索尼里及斯太林,現代的沙地阿拉伯國王,伊拉克總統候賽因為統治者,至於民主國家的元首、行政首長,我們大抵都不會稱之為統治者。對商業機構的老板、僱員,界定他們為管治者和被管者可能更恰當。

 

評價人與事反映價值觀及對自己的評價

老板出一則告示,要求員工別用蒸餾水洗杯,員工因而認定老板為人吝嗇,不做大事只管小事。對老板上述行為的評價,其實反映了員工的價值觀和對自己行為的評價(是否正確,是另外一個問題),認為老板吝嗇,反映該等員工承認以蒸餾水洗杯不無浪費,但浪費很小,簡直微不足道,老板實在不應為此說三道四,如果這都介意,你這個老板不是吝嗇是什麼?認為老板因為員工的小浪費而出聲是不做大事只管小事,反映該等員工認為他們的浪費行為是一粧小事,不值一哂!另一方面,員工在潛意識上可能認為自己老板是有能力做大事的人(請原諒我的「自大」),不將精力放在大事而放在制止員工小浪費此等小事上,真令人失望!

 

相同之事,不同之人,評價不同

如果將上述事件的老板身份改變一下,例如改為員工的父親,員工有甚麼不同反應?我相信該等員工大抵仍會視老爹為人吝嗇,但未必會認為他不做大事只管小事;如果將老板身份改為行政主任(出告示出自主任的自發性),該等員工恐怕不會罵主任吝嗇,亦不會罵他管小不管大,罵他為多管閒事的馬屁精居多。同樣一件事,因人而施地有不同評價,是一個很有趣和值得留意的現象。

 

價值觀而非階級決定取態

評論蒸餾水故事的其他讀者,並沒有出現份屬僱員的,全部認同該等中原員工看法,份屬老板的,全都認同我(事件中的老板)看法的現象。讀者的取態與他們身份許多時候背道而馳,許多作僱員的站在我一旁,不少作老板的(同樣身為中原老板、素來被髯客先生批判的「某大地產代理業大哥」當時亦持該等員工相同意見),站在中原員工身邊。如果將事件中我與該等員工的衝突、理解成「被統治者亦為了要千方百計地去爭取其本身利益,會不惜巧取豪奪統治者的利益,以補償其被剝削的損失」,「是完完全全兩個不同階層所產生不同的價值觀念,並非是甚麼價值觀念被扭曲」,「來來去去都總是跳不出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利益衝突、矛盾框框」,兩者衝突如果真的如斯尖銳巨大,我們不禁要問,該等中原員工為這麼溫和,只是每日浪費老板些少蒸餾水?如果衝突矛盾不可調和,被壓迫或覺得被壓迫的一方,往往採取激烈強暴的方式回應,破壞貴重公物有之,起兵造反有之,姦淫擄掠有之,對官吏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亦有之,不一而足,這些行為在歷史上屢見不鮮,浪費蒸餾水實在太溫和了,溫和得令人難以相信兩者存在不可調和的衝突矛盾。

以上兩點,正好說明雙方的不同反應,只是價值觀的不同,而非階級的不同。

在我來說,某種價值觀的誤解,其實就是價值觀的扭曲。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