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的扭曲 (三)

表面小,其實大

八九年時,我任中原地產常務董事。某日,我偶然發現,公司許多人每逢到茶水間添水,都有用蒸餾水(公司免費提供之主要飲用水)洗杯的習慣。當時的蒸餾水相當貴,印象中每杯差不多要二元,總行七、八十人,每人平均每天喝三、四杯,若每次添水都用一、二杯蒸餾水洗杯,肯定數目不菲,而這是不必要的浪費,洗杯為何大家不可走多二步到洗手間呢?

我指示行政部主任在水機上貼了一則小小告示:「請別用蒸餾水洗杯!」

告示一出,立刻引起哄動,許多人都竊議紛紛,認為我不做大事,只管小事,為人吝嗇。

女秘書、總編如果得悉此事,大概會進一步加強我是閒得無聊,治事管小不管大的印象了。我絕不認為上述浪費蒸餾水是小事,企業以追求最大利潤為己任,要達此目標,不外開源節流,負責管蒸餾水的行政部主管(包括行政部最高主管,我當日的商業拍擋)既然視若無睹,或睹而不認為是問題,我唯有挺身而出,作出適當指引。節省總行蒸餾水支出事小,節省整間公司不必要的浪費事大,我所做的其實是一種政治表態,呼籲公司仝人節約及減少浪費,但在社會病態價值觀的影響下,我大部份下屬及外間一般人依然一仍舊貫,不但不接受,還要罵娘!

許多時候,表面小事可以蘊含重大意義或目的,值得殫精竭力去做,成大事的大人物亦愛做此等「小事」。小人物如我,見解的說服力有時而窮,還是引大人物所作所為以資說明為佳,這次我還得再搬出毛澤東。

五十年代,毛澤東為了更全面了解各地情況,要求負責他的安全警衛工作的一中隊成員,須從全國各個專區選送,不得重複。每個休段回來的警衛員都要寫調查報告。有的警衛員教育程度低,別字連篇,毛澤東總會提筆一一改正。警衛員王文禮一連寫了六遍才完成調查報告,毛澤東一邊看一邊給他改別字,而且耐心講解每個字的用法。

上述中隊的警衛員,在學習知識上,幾乎個個都受過毛澤東的直接關心和教誨。他親自給警衛員們講課,休息散步時遇到警衛員,必定聊幾句,上至天文地理,下到雞毛蒜皮,知識面涉及很廣。

一個日理萬機的全國領袖,竟然這樣費氣力照顧近身警衛們的文化生活,一般香港人大抵會暗笑,但這是高明的一著,偉大領袖能如此對普通警衛員,能不令他們及全國人民感動?對前者尤其有政治意義,還有甚麼比收買貼身保護自己的警衛隊的心更重要?

接待外賓前,毛澤東對一些瑣事都相當在意,盡管不像周恩來那麼仔細。

1956年印尼總統蘇加諾訪華,毛澤東準備在勤政殿接待他。佈置剛弄好,毛澤東便進來了,巡視一遍,停在一台外國收音機前,皺起眉說:「中國也可以生產收音機,為什麼放外國的?放一部中國的“東方紅”不是更好嗎?」有關人員遵命予以調換。

一國之尊,竟關心佈置,一般香港人恐怕又要罵毛澤東(應連周恩來一起罵,他更注重此等「瑣事」)不管大只管小了,其實他這樣做有幾重政治目的:收買外賓的心;滅它人的威風,壯自己的志氣;宣示領袖的英明,無處不在。

大躍進前,毛澤東搞農村調查來到南河底村,聽完謝覺哉的土改彙報後,毛澤東便又出去幫農民幹活。這是土改後第一個秋收,農民們喜氣洋洋,過年一般。毛澤東幫他們刨山藥蛋,又到麥場拿起槤枷幫他們打谷子。警衛員怕他太累,欄住了,沒叫他多幹,勸他休息,他又跑到場角去跟娃娃們掰玉米。

一國元首,竟然「無聊」到連番幫農民幹農活,跟小孩子掰玉米,管小不管大之最也,但我不會這樣看,此舉親民之極,可盡收天下民心。

香港人價值觀普遍不正確,看什麼都看扁了,以非為是,以是為非,以小為大,以大為小。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