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的扭曲 (一)

我常說香港人的素質下降得厲害,素質下降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與傳統的美德、良好的生活作風及價值觀念愈行愈遠,許多時甚至混淆以至顛倒黑白,積非成是,以是為非。謹將個人一些所見所聞與各位朋友分享。

 

麻煩無理,盡責、認真有罪

過往不時為某雜誌撰文,在付印前,如果發現稿樣有別字或標點弄錯了(通常是一個起,三個止,有時是因為排字工人手民之誤,有時是自己大意),我往往不厭其煩,請求雜誌總編的女秘書修改之。如果覺得原文某一,二句或某段不好,甚至整句、整段修改。一次,我和總編午飯,他好意地提點我為事不要太挑剔,挑剔總是令人麻煩不已,又叫我留意做事不要大小不分,千萬別管小不管大,否則一定成不了大事。我深為詫異,乃問總編何出此言,總編最後道出一段有關我的小插曲。

總編的女秘書一直深以為我修改別字及標點為苦,一次為我修改一個標點後,忍不住向其老闆申訴:「那個王文彥是否空閒得很?為何大事不管,總愛為這個標點或那個別字麻煩別人!」總編深以其言為然,故向我忠告一番。一篇文章,要求編輯改一、兩個錯字或標點,向來認為對他是小事一粧,想不到苦了女秘書,這廂謝過。抱歉之餘,不禁要問,女秘書還懂得欣賞處事認真、追求完美及盡責等傳統美德嗎?不要小覷別字或錯誤的標點,它們每每可以改變了文章的原意,使人產生錯誤的理解,而錯字更會誤人子弟。改錯不但麻煩人,更麻煩自己,我本來不想的,但深感做人更應處事認真和盡責(不以低質文章弄污雜誌的聲譽,不以歪曲原意的文句誤導讀者,不以別字誤人子弟),這是更重要的原則,怕麻煩(別人和自己)要靠邊站。總編及女秘書其實和我有相同的責任,說得確切一點,他們較我還多一個責任:為作者提供必要的後勤服務,而較對及按作者意思修改文稿是服務之一。許多時候,編輯為了保持雜誌的質量,不惜費時費力主動地為裏面的文章作適當修改,現在作者願意自己做,本應額手稱慶,為何還要怪罪於他?

 

以小為大,以大為小

認為修改文章內的別字、標點與文句是不足掛齒的小事,只有閒得無聊的人才會做,這點我絕不苟同。

1941年皖南事變後,戰功赫赫、名聞中外的鐵軍領導人葉挺將軍被國民黨政府監禁,直到1946年3月4日才獲釋。出獄後第二天,葉廷致電中共,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共中央當即復電,接受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電文如下:

親愛的葉挺同志:

五日電悉。欣聞出獄,萬眾歡騰。你為中華民族解放與人民解放事業進行了二十餘年的奮鬥,經歷了種種嚴重的考驗,全中國都已熟知你對民族與人民的無限忠誠。茲決定接受你加入中國共產黨為黨員,並向你致熱烈的慰問與歡迎之忱。

中共中央 三月七日

這份電文,是經過毛澤東親筆修改的,特別是對葉挺的稱呼,幾經改動,耐人尋味。原稿稱葉廷為“葉軍長”,毛澤東初改為“葉挺同志”,旋即改稱“葉挺將軍”,最後定稿為“親愛的葉挺同志”。這番改動實在好,既令葉挺深感親切,又可對其他黨外人士起統戰作用,稱呼表面事小,骨子裏意義重大。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