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力與市場機制(二)

增濤兄言簡而要賅地闡釋,聯繫匯率及每年50公頃土地的限額供應是如何使市場機制失靈,其中不乏精彩論點,但他仍沒有完全地、正確回應我的問題。讀者當記得,增濤兄在「煮酒論英雄之:三高一低」指出,97年之前,「聯繫匯率及隨通脹而來的負利率,以及每年50公頃土地限額供應完全扭曲了市場機制的運作。市場機制失靈了,很自然香港也失去了它的競爭力」。增濤兄說的是,97年以前甚麼東西使香港的市場機制失靈,但他仍沒有解釋我的提問,「此刻是甚麼使市場機制失靈了,以及怎樣才可重建機制」。此刻是指97以後,很明顯,負利率及每年50公頃土地限額供應這兩個因素現時已不再存在,不同時期有不同影響因素,97以來使市場機制失靈應該是另外一些因素,是什麼因素?怎樣才可重建市場機制?

香港競爭力的喪失原因很多,我們必須首先診斷出其主要原因才可開藥方,不同原因需要不同的手段去醫治,增濤兄認為重建市場機制,香港競爭力便會恢復,這點看法我是不大苟同的,因為市場機制只會對貨品及勞務價格起作用。價格、供求以外的東西,市場機制就無能為力,也就是說,任何使香港競爭力喪失的因素,如果同價格、供求無關,市場機制絕非靈丹妙藥。我這個論點,增濤兄似乎沒有正面觸及,他只是輕輕帶過說:「其實問題並不在這裡」,「市場機制是現時最靈活的經濟體系」。

在削減巨大財政赤字方面,增濤兄認為香港政府沒有任何別的選擇,要麼開源,要麼節流!而以節流為先。非常同意增濤兄這個見解,可惜他沒有進一步解釋該怎樣節流。目前香港政府的公共開支佔全港國民生產總值二成,而公務員及半公務員的薪金褔利又佔公共開支七成,十分厲害!節流必須從壓縮公務員的冗腫編制及削減他們離譜偏高的報酬兩方面著手,不知增濤兄以為然否?

-暫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