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短痛,就得長痛

許多行內行外的朋友總愛問我,甚麼時候香港地產市道會復甦?我簡單答道:「當香港經濟真正地、全面地及強勁地復甦,地產市道就會復甦。」

朋友們追問,香港經濟何時才會真正地、全面地及強勁地復甦呢?我再簡單地答,當香港恢復它的競爭力!

過往十年,香港的營商成本据高不下,而人才普遍缺乏及素質差,這就大大削弱了香港的競爭力。

營商成本高是因為員工薪金高、辦公室及店舖租金或樓價高,高到世界有數。在某些條件下,薪金高、租金高都不成問題,不會構成競爭力衰退。以歐美(特別是美國),由於科技先進及專注生產高產值的高科技產品及服務,相形之下,看來很高的薪金、租金就不為高。但香港沒有這個條件,它的產品絕少是高科技的,亦缺乏獨特罕有的高產值產品或服務。這樣,高薪金高租金就不能不嚴重削弱了它的對外競爭力。

羊毛出自羊身上,高昂的營商成本,最終一定使產品或服務的價格高昂不堪,失去競爭力,失去顧客的寵愛。為甚麼香港再無「購物天堂」的美譽,喪失對遊客的吸引力?為什麼香港人每逢週末就聯群結隊北上消費?還不是價格作祟?!

人才缺乏而且素質低,最終必然影響產品及服務的整體素質,使之日趨低劣,包括創意、設計、包裝及產品質量等等。

香港人對這些危機有無警覺?人才方面,很難說,一般人都承認香港缺乏某些專門人才,但普通人才他們認為香港是人才濟濟的。員工素質普遍低落,大多數人可能不大同意,但中英文水平日趨下降,他們不會否認。營商成本高,由於有客觀標準,一般人大抵都會認同。無論如何,承認香港競爭力大不如前,要快馬直追,是社會普遍共識!

但很奇怪,過去三、四年,共識只流於共識,港人並沒有認真地採取相應行動去落實共識,反而不自覺地採取行動去架空共識。

隨便舉幾個例。眾所週知,香港公務員薪酬及福利是全世界最高最好之一的。九七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市民飽受裁員、減薪及凍薪之苦,但我們尊貴的公僕反而加薪(按 master pay scale 跳 point),絕不肯與市民共渡時艱。現在,他們又進一步加薪了,高級的,加 4.99%,中低級的加 2.38%。有趣的是,社會輿論對公務員系統獨善其身的所為,反應竟然是出奇地溫和,體現了某種程度的認可。平心而論,遭受裁員及減薪的員工,只佔整個勞動人口的少部份,絕大部份員工仍可獲得凍薪或輕微加薪,香港整體薪金並沒有隨亞洲金融風暴而大幅下降,仍是据高不下;政府想輸入國內專才,初步只是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兩個界別,代表基層利益的政黨社團已經大力反對,認為會拖低香港整體薪金及剝奪年青人(特別是新畢業大學生)的就業機會;受到亞洲金融風暴及供應過多的打擊,樓價及租金節節下降,本來是一個大好機會去降低營商成本,我們的政府卻千方百計地托市;有鑑中小學英文教師語文水平良莠不齊,教育署要求該等教師參加一個教師語文基準試,教協及一眾教師居然齊齊反對,理由是損害了教師的尊嚴。我費解的是,真金不怕紅爐火,如果教師對自己語文水平有信心,怕什麼基準試!如果不夠水平,考試不合格,為免誤人子弟,間接削弱香港競爭力,何不努力進修,爭取下次考試合格,反正教育署給予一個五年緩衝期,有的是時間。令我更費解的是,社會對教協及教師的反應十分曖昧,不知是支持還是反對。按常理,社會大眾,特別是身為家長者,為公為私都應支持教育署這個措施。

 

我發覺,盡管理性上港人覺得某些政策或措施正確,符合香港中長線利益,但一旦這些政策或措施損害了他們的短線利益,大家就抗拒改變。這種抗拒,無可避免會拖慢整個恢復香港競爭力(亦即是復甦香港經濟)的過程。你愈抗拒,這個過程就愈漫長。

 

想恢復香港以往強勢競爭力,必須付出代價。你怕痛,連短痛都不容忍,就要有心理準備去接受長痛。長痛是怎樣的?看看日本過往十一年的經濟,就不難鑑往知今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