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澤楷的天國與地獄說起

盈電主席李澤楷早前被傳媒揭發大學未畢業,頓時成為城中熱門話題。在巨大壓力下,李澤楷最終公開道歉,道歉時神色凝重,一臉尷尬。別人怎樣想,我不知道,我對他倒是挺同情的。

如果說現時李澤楷成為眾人踐踏對象,很倒霉,一年前他郤是紅透半邊天的,很多人當時都視其為時代偶像,崇拜異常,股民更將他當神般膜拜,認為他有點石成金的能耐,對其收購後的股份盲目追捧。也是一年前,當李澤楷將盈科數碼搞得有聲有色,炙手可熱時,一份雜誌封他為「上帝之子」,到李澤楷鯨吞香港電訊後,該雜誌更立刻晉封他為「上帝之父」。其實,如果不是上帝在旁眷顧(有形或無形),上帝之子又怎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上帝之子永遠不可能變成上帝之父。英國大科學家、萬有引力定律的發明者牛頓在歌功頌德聲中道:「我不是那麼偉大,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膞上,所以望得更遠。」這是智者的真知灼見,雜誌是過於吹捧了。

我相信,如果盈電股價不是大跌八、九成,而是步步高升,香港傳媒及一般股民一定會對李澤楷膜拜如故,他們態度的180度轉變,只顯示他們的跟紅頂白,世態炎涼,李澤楷實不必為此神傷。

信報專欄作家張文達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談到美國新任勞工部長趙小蘭,有一段十分有意思的論述:「可觀的不僅是她的成就,而是她的品質,在當今滄海橫流的世態中,詢稱難得。一九九二年,趙小蘭任美國最大慈善事業系統 ── 美國聯合金庫主席,她著手整頓,首先把自己的年薪從四十幾萬減十九萬,並規定大家出差只能搭乘經濟艙。經過五年努力,聯合金庫轉虧為盈。當她離開這一機構時,董事會成員自掏腰包,發給她三十萬獎金,被她婉拒。這就是趙小蘭的風骨。」

讀畢張先生此文,掩卷再三,感概良多。為什麼我們的高官(特別司級或以上者),出不了趙小蘭這類人物?在過去三年多,香港大多數公司及受薪者都歷盡艱辛,結業、失業、減薪、凍薪,不一而足,唯獨我們十八萬公務員反而加薪(按master pay scale 跳point也),一點也不肯跟市民共渡時艱。如果高官出一、二個趙小蘭,作為龐大公務員隊伍表率,上述獨善其身現象,縱使不能全部避免,亦必大為減輕。

港人北上消費蔚然成風,香港零售業苦不堪言,經營的怨言者多,要求港府徵收離境銷售稅,以收寓禁於徵之效,政府似亦有允意。眾多港人及代表中下階層利益的政黨、壓力團體都反對此議,認為北上消費是商品自由競爭的結果,零售商要自己想方設法提供價廉物美的產品,以挽回港人外向之心,這才是治本之道,依靠政府的保護,只會造成兩敗之局。

最近,政府有感於香港企業普遍缺乏專才、人才,決定實施專才計劃,容許企業輸入國內專才,初步先引入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兩類專才。這次,眾多港人及代表中下階層利益的政黨、壓力團體又群起反對,認為計劃會拖低整體工資及減低本港專才、大學生及年青人的就業機會。

人才,其實也是一種商品,為什麼一般人(特別是受薪者)可以北上消費,企業經營者就不可以北上消費(購買國內專才的服務)?徵收離境銷售稅是保護主義,反對輸入國內專才、人才,要政府設輸入人數上限,就不是保護主義?

反對者有沒有想過,這是雙重標準,是只准官家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