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失實 怎配做記者

去年11月,在接見香港特首董建華時,國家主席江澤民痛斥香港記者頭腦過於簡單,有時太幼稚(too simple, and sometimes naive),掀起一陣狂風巨雨。平情而論,江主席的話一般來說是對的,引起負面評價主要是因為他責備時聲色俱厲,給人惡形惡相的印象,有失國家主席風範。如果他笑著輕責,效果會完全不同。

我對香港某些傳媒朋友,素來亦有一些看法,目擊江主席熒幕上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以及隨之而來的紛紛議論,有一種縱筆放論的衝動,但由於當時事忙,要執筆的其他素材又多,最終還是擱置了。

近日,無意中翻閱到一則舊剪報,勾起了我一絲絲回憶。

99年3月4日,我參加香港專業地產顧問商會的新春團拜,兩位某報地產版記者走過來與我寒喧,言談間,記者A問起當時我與施永青就他與中原地產一眾董事支取離譜偏高的管理酬金而展開筆戰一事:

「王生,自從你月前在報章上評擊施先生等中原董事支取偏高管理酬金,嚴重損害你這個在野股東的利益後,施生發表了一系列反擊文章,某些人亦和應他,你會否反擊?」

「暫時無想這個問題,稍後或會再為文駁斥他種種失實的論點。」

「但筆來筆去,起不到甚麼實質作用。」記者B插嘴道。

「這個我知道,我寫文章痛斥施永青,主要不在爭取應得利益,而在揭破他的假面具,申訴在野股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嘛。」

交談至此告一段落。翌日,該報地產版出現了一則簡短報道,不避文抄公之嫌,照抄如下:

【老王部署再向老施進攻】

長安王同中原施罵戰早已不算新聞,但長安王昨日參加專業地產顧問商會嘅新春團拜時,對較早時喺報章刊登全版文章炮轟中原董事袍金過高一事仍然「津津樂道」。老王指此舉係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亦知道文章根本不可能對中原產生實質影響,但就可發洩心(頭)之恨。另外,老王又表示有意在未來數月內再向老施發動另一次文字攻勢,但現時仍未有具體部署。

既謂王文彥對筆戰「津津樂道」,又道王文彥「指此舉可發洩心(頭)之恨」,寥寥數語,一個膚淺、小器及意氣用事的「王文彥」就躍然紙上,文筆真好!只可惜,真實情況絕非如此!真實的王文彥不無被屈及被抹黑之感。類似的例子,在我身上已發生多次。

新聞工作者報導的最重要原則,就是求真、客觀。在市場導向的取態下,現時部份新聞從業員嘩眾取寵,語不驚人死不休,用主觀偏頗的觀點,盡情發洩一己的情緒、怨恨、成見或吹捧、歌頌,往往對人不對事,對目標對像不是肆意批評、謾罵、冷嘲熱諷,就是盲目讚揚、推崇,完全忘記報章輿論乃社會公器,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影響力奇大,記者下筆怎可不謹而慎之?!

該等新聞從業員充份明白,絕大部份被他們踐踏的對象都不敢或沒機會還手,撰寫文章故此特別大膽奔放及富創造性。但他們可能沒想過,筆桿子同槍桿子一樣,都是威力無窮,可殺人,甚至殺人於無形,較槍桿子有時尤有過之,阮玲玉自殺,不就是因為「人言可畏」嗎?

謹將此文獻給該等稍欠專業操守的記者,願他們躬身自省,則其筆下對象幸甚!香港幸甚!

王文彥

怡居及長安地產常務董事

你可能感興趣